醴陵瓷器*大程国瓷
收藏本站在线留言网站地图欢迎来到大程瓷业官方网站

承千年瓷魂 传万载国粹

醴陵瓷器*大程国瓷

产品订购热线/营销QQ400-880-1663

大家都在搜:招商加盟收藏大师拍卖国瓷国宝档案

外交礼瓷

张闻冰是工艺的诗人,艺术的匠人,巧夺天工,是人工之大巧张闻冰唯美的装饰哲学与诗意的绘画意味!

文章出处:责任编辑:查看手机网址
扫一扫!张闻冰是工艺的诗人,艺术的匠人,巧夺天工,是人工之大巧张闻冰唯美的装饰哲学与诗意的绘画意味!扫一扫!
人气:-发表时间:2017-07-14 09:34【

张闻冰是工艺的诗人,艺术的匠人,巧夺天工,是人工之大巧张闻冰唯美的装饰哲学与诗意的绘画意味!

中国的陶瓷艺术,包含陶瓷器物的造型美学与装饰美学。其有别于中国绘画所追求的气韵生动,而是在有限的器物造型中表现无限的装饰心地,在圆融的器皿中抒发对时空气象的感叹!它在自身的材质语言中寄托了中国文人的审美情趣,暗含了一片天机,是匠心与文心的融合,是抽象的抒情。张闻冰的陶瓷艺术立足于学院派的思考,用陶瓷刻线的工艺与釉上加彩的综合装饰,表述了陶瓷艺术的另外一层语境,对传统陶瓷审美既是一种打破也是一种延承,打破的是传统陶瓷固式的美感,即以中国画入陶瓷装饰,而形成的一种非画非装饰的视觉滥觞;延承的则是中国陶瓷的古典精神,瓷器物造型与装饰的融合,对材料的探索与对陶瓷新语境的解构.以唯美的装饰哲学与诗意的绘画意味,向观者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品名称:荷风送香 现收藏于藏乐阁当代名家陶瓷艺术馆

 君子以玉比德, 玉华金泥,是张闻冰陶瓷艺术的内涵诠释,玉华,则是其作品内在的品性.何为玉华,润泽以温, 鲜而不垢,折而不挠,瑕瑜皆见,茂华光泽,并通而不相陵也.求其玉的本真,亚光色泽的处理,背弃了传统陶瓷对于釉色光亮的审美,是艺术家自觉性地将瓷质与玉质进行解读.亚光与微粗的肌理突出了其作品的”拙”,而殊不知大巧若拙,天成若拙,拙意味着陶瓷质感的解构与对传统的推翻,拙意味着生命的厚重与温润.金泥是其装饰的诠释,所谓金,非金,非非金,是名金;泥,非泥,非非泥,是名泥也;金是一种装饰,它超越了绚烂的色泽,是万物至阳之物,与花蕊的阴柔交织在一起,成为了一种超脱的点化,佛家有言为再镀金身,金在张闻冰的陶瓷意义中,则是一种超越世俗审美的装饰美学,金穿越于作品之间,在时空中往来,将陶瓷装饰推向一个圆融绚烂的境地.

  玉华金泥作为张闻冰的陶瓷新语,分别用体悟与感悟来证入。体悟刻线的装饰语言与形式法则,“刻线”是陶瓷艺术特殊的工艺语言,可以给予陶瓷作品以飞动流畅的装饰生命,也是一种回归陶瓷工艺美感的视觉符号。刻线能使陶瓷器物得以触摸,而触摸,是人文心灵与器物生命的对话;再者刻线能使泥土复活,生成陶瓷材质自身的语音,是内在的、鲜活的装饰艺术。张闻冰重新赋予了刻线以新的工艺生命,他的作

品可以用手去感触,感触唯美灵动的装饰画面,韵律的铺排与古典的形式法则,构成了绚烂的极致的装饰.作品《郁金香》、《马蹄莲》、《荷塘》系列等,这些带着古典诗意语境的作品,无一不是用刻线的装饰,刻线带给画面的是鲜活的层次,它会将观者的手拉近,将心推远,推到理想化的美感世界,体悟一种神游的愉悦。另外,作品打破了自然所为的天巧,以人为的工巧使理想化美感得到实现,主观的将观者引领到美的氛围中,布满了所有的空间,画面的秩序将人的思想进行视觉上的包裹,也进入了意境的延伸,花与叶的铺排浮动,一份生命的暗涌,在一呼一吸间体会生命的意味。中国的哲学,重视将人的生命存在放到世界中去,寻求其意义;将世界视为流动欢畅的生命全体,艺术人生化、人生艺术化。因此,张闻冰的艺术作品是植入式的体悟,在有形的世界中体悟无形的生命形式,体悟花蕊世界里所含纳的虚空。

作品名称:郁金香  收藏于藏乐阁当代名家陶瓷艺术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  感悟其作品,于外在形式的美感也于内在的气韵,玉华金泥的另外一层意味则是内在心灵世界美感的外化。张闻冰善用完满的构图,作品没有在留白之处,内在的形式中间,构造出最美最饱满的图案,形成了陶瓷艺术的一种圆满的装饰。张闻冰意在“凸”出他的内心世界,如《姹紫嫣红》等系列作品中,张闻冰有意识地安排了花与叶的穿插,《鎏金荷塘》中,延展的,带有韵律的荷叶也是作者的意味化处理,将其画面扩大,扩大到花蕊的零距离,于一花一世界中感悟荷塘的诗意与禅意。张闻冰的饱满构图,则是一种色中见空的思想,是一种入世与出世的契合之地。在作品的构图法则与设色中,一切的外在形式即色象皆为空的境地,在有生命的形式中感悟禅意的美感与内心的欢喜.张闻冰把握了属于自身语意的表述方式,以风格化的陶瓷语境表述,打破了以绘画为陶瓷艺术的装饰形式的审美主流,形成了一种婉约的带有诗意的装饰之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作品名称:姹紫嫣红  现收藏于藏乐阁当代名家陶瓷艺术馆 

张闻冰是工艺的诗人,艺术的匠人。巧夺天工,是人工之大巧,是突破极限的一种人为的自我完善。工艺的过程也是一份生命的体验,真正的艺术不是陈述这个世界出现了什么,而是超越世界的表相,揭示世界背后隐藏的生命真实,艺术的关节在揭示,诗是艺术家的语言。张闻冰的陶瓷语境,在其于时代下的思考与创新,他将画面意味化的处理为一种全新的装饰形式,艺术家有意区别于陶瓷惯性语感的高温色釉,而是独创了陶瓷材质的另一种装饰性语言。其艺术新在工艺美感的创新,美在古典诗意的装饰世界,张闻冰带着他自己的细腻情感,用花蕊的形式表述着生命的美感,并将这种美感与陶瓷艺术圆融在一起,化即瞬的生命形式于永恒。将陶瓷装饰推向一个美学的自觉,新的逻辑思考,是张闻冰的作品新境,也是作者内心对装饰的超越,他用自己的装饰语言赋予陶瓷艺术以新的生命,追求的是内在的张力,内在的活力,内在的生命超越。(高斯琦/文)